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武侠 > 妙世江湖行

更新时间:2019-07-20 11:12:31

妙世江湖行 已完结

妙世江湖行

来源:快阅联盟作者:彭文友 分类:武侠 主角:叶云吕三娘

《妙世江湖行》是叶云吕三娘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彭文友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元末,一名重情重义的??托そɑ暝诮话瞪?,他隐居江湖多年的朋友探花一笑得知后,重出江湖为他报仇,不料却引起江湖风波动荡,使得整个元朝政治动荡。朱元璋,张士诚,陈友亮三人先后实力增强,随后探花一笑得知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残夜月缺,数江湖未见新人,黑夜朦胧,珠仙一怒又奈何?

乞丐“嘿嘿”两声,道:“萧夫人,多年未见,可想老夫?!?/p>

“你这不要脸的叫花子,从没一天正经过,有多远滚多远,别让我见到你,”李珠仙狠狠地道。

原来这乞丐正是昨日救燕士郎的人,江湖人称醉仙一笑彭英霸,有人又呼唤他怪侠,醉仙一笑使得一手好棒法,曾在少林寺做过三年和尚,拜在缘禅大师门下,得到缘禅大师真传,十八般武艺无所不通。彭英霸在少林寺资质颇高,少林武艺他研习认真,诵经修行他就一律放疏。整日在山下盗酒,一喝便是几大缸,所以江湖人给他取了一个醉仙一笑的绰号。

彭英霸笑道:“萧夫人,不是我说你欺负晚辈,你的做法确实令我难以接受,对晚辈已下如此重手,难怪萧金鸿会离你而去?!?/p>

彭英霸真惹急李珠仙,李珠仙骂道:“臭乞丐,敢教训我?!彼恼品旆⒓?,每招每式使得甚是毒辣。

醉仙一笑嘴里“吁吁”两声,连连避开,可他每次避开都恰到好处,燕士郎看了又赞叹又佩服。

李珠仙见碰不着醉仙一笑的衣衫,心里怒气冲冲,可她又奈何不了彭英霸。只有拱手相让,道:“你究竟想这样?!?/p>

彭英霸笑道: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杀这小子,难道你还不醒悟么?让你的女儿就一辈子蒙着面纱过日子吗?”

李珠仙冷冷笑道:“我的事岂能容你管,我爱怎样就怎样?!?/p>

“不可理喻,”彭英霸道:“你女儿也应该有自己独立的生活,她也该知道人世间的人情伦理,岂能由你左右她想做的事?”

李珠仙似乎觉得自己对女儿李芳玉管教严格了点,但她不得不让女儿明白,这样对她并非是害了她。但她想道彭英霸所言极是,她不该事事都要难为女儿的。李珠仙苦笑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给她自由吗?每当我想起萧金鸿离我而去之时,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?”

彭英霸叹道:“缘情缘尽缘相随,事事有因必有果,情未尽,缘未尽,凡事太尽,情缘是必早尽,萧夫人,老夫劝你放下心中执念,一切随缘!”

李珠仙“呵”的一声冷笑,道:“别用你这套禅语来教化我,别忘了,你做和尚还不是盗酒喝,这些你留着自个儿跟自个儿说吧?!崩钪橄勺肀阕?,头已不回。

彭英霸大声叹道:“花间一壶酒,醉人非醉心,心若凉,酒又如何能消愁,心无事,酒如流云似水,心中仍然有佛?!?/p>

李珠仙停下脚步,闭上眼睛,回想当年事。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李珠仙的心早已在黄鹤楼死去,她看着萧金鸿去扬州跟一个名叫陆凤雪的人比武,萧金鸿就在已没有回来找过他。这是因为李珠仙为了阻止萧金鸿去扬州,把萧金鸿母亲唯一给他的金香玉给打碎,从那以后,李珠仙的心已死了,萧金鸿的心已死了。直到后来,李珠仙知道萧金鸿有妻子后,为了报复萧金鸿,叫好友赵世忠杀了萧金鸿的妻子。李珠仙想道这,真的是她自己错了么,连她自己都不清楚。

现在李珠仙听了醉仙一笑的话后,深有感触,停下脚步,嘴里喝道:“我真的错了么?当年若不是我苦苦挽留他,若不是我把他最珍贵的金香玉摔碎,他会回来找我么?如今他又在何处呢?”

彭英霸看着李珠仙痛苦的样子,摇摇头道:“这又是何苦?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叫痴情人心有所通!”

人难胜情,情随心而动,谁知心何在?有人曾经断言:“情即是心,心即是情,情悲心悲,心伤情伤?!?/p>

李珠仙很是失望,她想找萧金鸿问个明白,她为何离她而去。

燕士郎看着眼前一幕幕伤心的泪水泼洒,他的心有些酸痛,突想想起叶云对他说的话来:“世间又多了个痴情人?!币对贫运嫡饩浠笆?,燕士郎并非很明白,现在他明白什么是痴情了,路小飞便是一个痴情的种子,虽然燕士郎不知道路小飞爱上谁?但他现在确实知道叶云对他说的痴情人便是路小飞了。

燕士郎从地下爬了起来,他没向彭英霸道谢,也没理李珠仙。他心如死灰,一步一步向黄沙镇走去,他走得很慢,在黑夜里,没有阳光的日子,燕士郎当然是走不快的。

小溪流声渐渐远去,彭英霸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?是一个纯真的少年,他的心已被伤,怎能像他刚救燕士郎那时的亲热呢?

彭英霸叹道:“我做和尚之时爱于喝酒,流浪江湖又是个人人皆知的乞丐,这有什么不好?!?/p>

木已成舟,湖面好生寒冷,真不是人划舟的好日子。这是一条流经兰州的黄河,如今气候寒冷,河面冷气交加,甚是逼人。青衣蒙面人带着叶云怎么能跑得更远,他帮叶云包扎完全身的伤口,在小舟上划行大约一个时辰,青衣蒙面人把叶云背进了河边的小屋,替他熬起药来。

两日之后,叶云晕醒,他想到在路家庄发生的事,心痛如麻。

他缓缓坐在床边,看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坐在离他不远的小桌前,他挣扎站了起来。突见一名眉毛俏皮,两腮胡子,名唤云里先锋赵乘风,赵乘风喝道:“叶兄,你醒了?!?/p>

叶云一见,甚是惊喜。早已忘记身上所受的伤,喝道:“赵大哥,自从泰州一别,三年未见,可让我如此牵挂大哥啊?!?/p>

“兄弟慢点,你伤还未痊愈,”紧接着道:“叶兄你可不知,自从泰州贩盐之事,七八个朋友也被抓进监狱,唯有我逃出生天,后来我联络上了朱大哥,两人商量几次劫狱,都未果,还害了朱大哥受伤?!?/p>

叶云问道:“那朱大哥现在可好?”

赵乘风叹了口气道:“唉!自从他受伤之后,人已不知了踪影,可后来我听别人说他跟了郭子仪?!?/p>

“哦!朱大哥居然跟了郭子仪,这已是件好事好啊,”叶云道:“如今这世道,到处是官府的人当差,前几日已在黄沙镇抓了几个贩盐的人,不知何年何月才是个尽头?!?/p>

“叶兄说得已是??!”赵乘风道:“不过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,这郭子仪我们并不了解他,他是否真心收留朱大哥这已是个问题?!?/p>

叶云笑道:“赵大哥担心郭子仪对他不利么?”

“正是如此,要不兄弟在此养伤,我出去打探打探,若朱大哥一切安好,我找人回来给你报信,你看如何?”赵乘风道。

“好极好极,”叶云道:“那大哥何时动身前去!”

“明日一早,今日天色已晚,在此休息一晚,也可陪兄弟聊上几句,”赵乘风道:“叶兄弟可知道江湖上有一个白纱蒙面女子,这人好生奇怪,从未有人见过她的容貌?!?/p>

“大哥取笑了,我退出江湖已久,早已不知今日事,”叶云笑道。

赵乘风闻知叶云话后,脸色惊讶,不言不语,表情带有疑惑。

叶云解其惑,一一将三年前发生的事告诉赵乘风,赵乘风闻知叹了口气道:“没想到在泰州一别,叶兄弟却遭此一劫而退出江湖,若不是为铁剑肖建魂的死,我怎奈与兄弟在此相遇?!?/p>

赵乘风紧接着:“兄弟可知是谁杀了肖大侠?”

“无从可知,但我却知道有个黑夜人要杀我,不过我从未见过他的容貌,”叶云道。

赵乘风冷冷地道:“想必那黑衣人一定大有来头?!?/p>

“大哥说得没错,”叶云回想道:“我在路家庄听黑衣人说他主人略施小计,就可要我的命,我觉得这件事与铁剑肖建魂的死脱不了关系?!?/p>

叶云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的面色苍白,很是难看。

一个女人,前几日和叶云在棺材铺里的吕三娘,叶云想道当时他说起在正义庄见了一个朋友的事,为何吕三娘脸色有些不对呢?现在探花一笑叶云笑了出来,他的笑连坐在他旁边的云里先锋都不知道他为何发笑。

赵乘风问道:“叶兄为何发笑?”

叶云脸色沉默,但却管不了他的嘴,随后叶云又微微一笑,连赵乘风也猜不出他在想何事,突听叶云道:“你可知道吕三娘,三年前在桂花村做女贼的那个姑娘?!?/p>

赵乘风回想道:“记得,三不盗吕三娘,”吕三娘有个外号,人称“三不盗”一不盗黎民百姓财物,二不盗官家发给贫苦百姓钱粮,三不盗有义之财。

赵乘风莫名地道:“这与她又有何关系?”

“当然有关系,”叶云道:“若我没猜错,吕三娘已经是黑夜人的手下了,只要找到她便可问出黑衣人来,不过我还有一事很是纳闷?!?/p>

“何事?”

叶云道:“不知大哥可否听说过一件宝物?”

赵乘风喃喃道:“何物才算宝物?金银珠宝听过不少?!?/p>

叶云笑道:“此物非比金银珠宝,这物在江湖人的眼中比金银珠宝值钱得多,可算是物价之宝?!?/p>

“哦!”赵乘风惊叹道:“真有此物?”

“当然,一幅画,”叶云道:“听说这副画乃是紫衣剑留下的,不知这幅画落到何人手中,当时我请求吕三娘帮我之时,我答应找出这副画来,但未答应给她,我想这才是吕三娘来黄沙镇的真正来由?!?/p>

赵乘风心想:“这会是什么样的一幅画,能让吕三娘从江南赶到西北,想必这幅画一定很值钱?!?/p>

赵乘风道:“按你说来,这副画真有个来由才对,人人茫海,要找出这副画在谁的身上可是件难事?!?/p>

“大哥所言极是,我曾听铁剑肖建魂提起这副画过,如今肖建魂已死在黄沙镇,想必他已知道这副画落入谁的手中,不然别人是不会大废周章杀他的,”叶云道。

赵乘风犹疑不绝地道:“你说这副画里面是不是藏有什么秘密?”

叶云道:“极有可能,若肖建魂没发现这副画,那别人还有什么理由要杀他呢?难不成真的有人想故意引我重出江湖不成,我想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,这背地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!?/p>

赵乘风笑道:“叶兄不必多想,我看时辰也晚,不如有机会在慢慢琢磨琢磨?!?/p>

燕士郎连夜赶到黄沙镇,他去紫家,只见祝修武正和黑衣人谈话,他躲在角落,听黑衣人道:“紫金城没在么?”

祝修武道:“他去棺材铺?!?/p>

“为何?”

“帮他的一个故友买棺材,你想知道他去哪里买棺材么?”

“黄沙镇只有一家棺材铺不用说都知道,”黑衣人冷笑道:“他也会帮别人买棺材么?”

“是的,紫大哥做人就是这样,总为他朋友考虑得十分周到,你想知道他朋友是谁么?”

“是谁?”

祝修武阴笑道:“施耐炎,先生,你听说过这个名字么?”

黑衣人“呵呵”冷笑道:“听说过,他是秋洪瑾的手下,怎么会不知道?”

“你可知道他在何处?”

黑衣人还是若无其事地道:“你知道他在何处?”

“不知道?”

黑衣人笑道:“那他一定知道他在何处,才肯为他买棺材?”

祝修武道:“不,只因昨日紫大哥在街上替他朋友算了一卦,卦上显示凶兆,算命先生说过几日后,他的朋友变会在黄沙镇出事,所以算命先生说赶紧为施耐炎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?!?/p>

“哦!”黑衣人惊讶地道:“这倒是奇怪了?!?/p>

“算命先生还说了,他朋友施耐炎最近坏事做尽,该到还债的时候了,”祝修武淡淡地道。

黑衣人有些怒道:“这算命先生也算得真绝,不知是那位先生算的,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,替自己算上一卦?!?/p>

突听祝修武道:“那位先生就是我,我就是那位算命先生,你可否让我帮你算一卦?!?/p>

黑衣人惊讶地道:“你,”随后又笑道:“可惜你道行太浅,算不准我的前路?!?/p>

“非也非也,还望先生让我帮你算上一卦,如何?”

黑衣人的手掌已握紧,喝道:“我看没有必要了,这些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?!?/p>

“若先生真不信,那请你摇只竹签如何?”

黑衣人不在推辞,伸手便摇起竹签?!班邸币恢е袂┑粼诘厣?,祝修武拾起竹签,道:“北斗星凶煞,天王星昏暗,想必先生最近得罪的人可不少了?!?/p>

黑衣人心想:“路家庄的路欢喜,叶云,白小飞,燕士郎,还有前几日寻一幅画的铁剑肖建魂,确实得罪了很多人?!?/p>

突听祝修武冷冷一笑,道:“先生,你便是施耐炎?!?/p>

黑夜人的手握出一把冷汗,全身肌肉绷紧,冷冷一笑,祝修武似乎感觉夜晚的风夹着雪花,花棉在他眉宇间慢慢融化,他突然觉得世间万物都已被积雪压得喘不过起来。

黑衣人上前走了两步,喝道:“你一直在怀疑我的身份?”

祝修武呵呵笑道:“先生,我只是随便说说,你不必当真?!?/p>

燕士郎觉得好生奇怪,黑衣人听祝修武说他是施耐炎时,他为何会有如此反应,燕士郎想道:“难道他就是施耐炎?”

突听施耐炎道:“你说得没错,我就是施耐炎?!?/p>

突见房屋一闪,黑夜之中一人一掌击向施耐炎,说时迟,那时快,掌风已从施耐炎耳边擦过,忽冷忽热。

施耐炎大喝,一个翻身闪了出去,盯睛一望,大吃一惊,喝道:“原来是你?”

莫问前路算神机,一生只为兄弟情。

小说《妙世江湖行》 第九章 莫问前路算神机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仙侠小说
  2. 逆袭小说
  3. 神仙妖精小说
  4. 欢喜冤家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北京pk10投注官网 659| 119| 275| 758| 56| 620| 500| 581| 221| 614| 965| 284| 935| 554| 992| 293| 485| 749| 695| 299| 839| 986| 815| 923| 548| 446| 410| 410| 257| 977|